Sitemap: http://www.anunturix.com/sitemap.xml

歡迎光臨西藏自治區外事辦公室!

西藏牛頭崇拜

2024年01月16日 來(lái)源: 作者:

?

??? 近年來(lái)在四處漫游,常見(jiàn)一些搞藝術(shù)的朋友,居室中掛著(zhù)被視為藝術(shù)品的牛頭。并且在街市上也能見(jiàn)到小販們把刻有藏語(yǔ)咒文的牛頭做為裝飾藝術(shù)品而四處叫賣(mài)。不言而喻,這些牛頭都來(lái)自藏區。但你是否真正知道,牛頭對于藏民族來(lái)說(shuō),究竟意味著(zhù)什么??

??? 正如蒼涼的墨西哥山谷對于異文化的人有著(zhù)神秘感一樣,藏民族所居住的這片古樸的高原對大多外人來(lái)說(shuō)也充滿(mǎn)了誘惑力。眾所周知,藏民族是一個(gè)有著(zhù)自己完整而又獨特文化傳統的民族,有自己的語(yǔ)言、文字、風(fēng)俗習慣、宗教信仰、歷史上政教合一的政體以及隨遇而安的游牧或者農耕生活。近年來(lái),由于藏學(xué)的日益被世界注目和藏傳佛教被越來(lái)越多的人所了解。這個(gè)民族也隨之引起了更多人的興趣。尤其是受到了眾多藝術(shù)家的關(guān)注。一群又一群藝術(shù)朝圣者向這里涌來(lái),其中包括詩(shī)人、作家、攝影家、畫(huà)家和影視工作者。歸去時(shí),他們除帶回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作品,其中不少人還忘不了帶回一具做為紀念的牛頭,以炫耀自己的朝圣行為。?

??? 其實(shí),到過(guò)世界上這片最后的凈土上的人們都會(huì )注意到,這里無(wú)論是在高山之巔,還是在大河岸邊,那些被稱(chēng)做神的祭臺下,都堆有許多已被風(fēng)化或剛剛新放置的牛頭。甚至有些寺院同圍、村舍的莊門(mén)頂端或者屋頂上,也壘塑有牛頭。在藏區的有些峨博上,還奉有很大的野牛頭。它所具有的粗項、神秘和雄性的力度,令許多藝術(shù)家為之傾倒,視為珍寶。而最為壯觀(guān)的還屬拉薩的布達拉宮和藥王山腳下,那里堆有無(wú)數牛頭,其額際還刻有藏文的六字真言。在拉薩,你還可以見(jiàn)到許多服裝、藝術(shù)品和旅游紀念品上,或編織,或彩印著(zhù)牛頭圖案。無(wú)論多么缺乏觀(guān)察力的人,只要他到過(guò)藏區,就不會(huì )注意到這個(gè)獨特的現象。那么.這個(gè)全民信仰佛教的民族,為什么又如此喜歡和敬仰牛頭,甚至虔誠地供奉它呢??

??? 這要從藏族的原始信仰說(shuō)起。?

??? 同其他民族一樣,遠古的藏族也信奉圖騰。這種崇拜有的早已絕跡或者變形,有的卻一直流傳和沿習至今,并因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精神內涵兩倍受世人重視。圖騰崇拜因種族、民族、地域的不同而不同。其中每一個(gè)民族內部又有各個(gè)部落和家族崇拜物不同的區別。比如有的部落崇拜狼或者熊,有的部落崇拜飛禽,有的又崇拜花草樹(shù)木或者高山大河。但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每個(gè)民族還是有自己固定的比較典型和著(zhù)名的統~的圖騰物。例如漢族崇拜龍和鳳圖騰就是非常典型和普遍的。?

??? 藏族也一樣,從每個(gè)部落來(lái)說(shuō),其崇拜物是有區別的。但牦牛對于整個(gè)藏民族來(lái)說(shuō),就象龍鳳對于整個(gè)漢民族一樣,是一個(gè)普遍的,舉足輕重的屬于全民族的圖騰偶像。它只所以能沿司至今,一方面是藏族自古以來(lái)就認為萬(wàn)物有靈。另外,佛教在傳入藏區后,為了生存和發(fā)展,它融合和吸收了藏族的原始宗教,形成了獨特的藏傳佛教。其次,因為牦牛是藏族最早馴化的牲畜之一,并且伴隨著(zhù)藏民族生存到了今天。它不但耐寒、適應高海拔生存,而且脾性溫順而易養,并且還可以在人跡罕至、交通落后的山區地帶做運輸工具,俗有“高原之舟”的美稱(chēng)。但它被藏民族做為圖騰崇拜物,最重要的原因還在于在可以歷數的幾千甚至上萬(wàn)年歷史上,是它用它的血肉與性格喂養和影響了這個(gè)在高原上艱難地生存著(zhù)的民族。它的肉、奶、酥油等是藏族的主食,它的皮革和毛也是藏族日用品不可缺少的原料,更重要的是它超常的生存力以及吃苦耐勞、善良且不畏強暴的個(gè)性,曾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整個(gè)藏民族??梢哉f(shuō),歷史上的藏民族,如果失去了牦牛,將失去一半的生存資源和活下去的精神依托。因而,除去它身體上被派去用場(chǎng)的部分,剩下的頭便做為整個(gè)牛的精神代表而被高高地供奉起來(lái),做為整個(gè)民族的圖騰而贏(yíng)得崇拜和敬仰。有部史料中記載說(shuō)“甲戌人供牛頭人身像,墻上用白石嵌牛頭,屋頂供牛頭”(王庭良《甲戌與牦牛羌》),《羌族史》中也說(shuō),“至今阿壩藏族自治州內的嘉戎藏人,家中供奉的大神是‘牛首人身”’。藏族的《五部遺教·神鬼部》中描述的“年”圖騰中,其第五位便是人身牦牛頭的年酋共公。并且在藏族原始六大姓中就有牦牛部,據說(shuō)吐著(zhù)王系就出在雅隆的六牦牛部。另外,藏區還有物化的牦牛山和牦牛河。關(guān)于牦牛山,還有個(gè)美妙的傳說(shuō),說(shuō)“蓮花生初進(jìn)藏,從尼泊爾入境時(shí)推拉香波現原身,化為一頭雪白的牦牛,像座大山,吼聲如雷,震得山崩地裂”(《五部遺教》),后被蓮花生降伏,·成為佛教的護法神。這種從遠古起就把各部落種姓、祖先和圖騰神靈的名字用做山名的山在藏區很多,“這類(lèi)神山便成了藏人祖光永恒的紀念碑。這類(lèi)特殊形式的紀念碑上雖然沒(méi)有銘文,但一代代將藝術(shù)形象傳了下來(lái),并將這些形象固定在繪畫(huà)、雕塑及神話(huà)傳說(shuō)和祭詞的文字中”,它所‘“表現的各種文化習俗的史料價(jià)值,不低于地下保存了四五千年的古墓葬”。(多識《藏漢民族歷史親緣關(guān)系探源》)?

??? 在藏漢史料中,這種關(guān)于藏族牦牛崇拜的記載也不一而足,我不再羅列。至此,你就可以明白,藏區大多數地方為什么供奉大堆的牛頭,同時(shí)你也就知道了,牦牛與其相應的圖騰崇拜,對于這個(gè)生存在高原上的獨特而又苦難的民族來(lái)說(shuō),究竟意味著(zhù)什么。